善美家风故事
我的母亲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县法院尹美玉


 我的母亲是一位朴实无华的中年妇女,她的手很粗糙,因为她为上下将近五代人忙碌着;她那五十二岁的头上,早已布满斑白,因为她为全家人上下操劳着。

 我的母亲有着艰涩的童年,在她还未出生时,外祖母就已生病,因此有好多次外祖母犯病神志不清时,母亲都差点夭折,多亏发现及时。外祖父就这样一个人撑起一个家,既要养活五个年幼的孩子,又要医治患病的妻子,在那样一个年代里,生活的艰苦是可想而知的。年幼懂事的母亲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小学念到二、三年级便辍学了。辍学后的她一边照顾瘫痪在床的妈妈,一边帮着哥嫂看孩子、做家务,毫无怨言。

有了哥哥和我之后,母亲用最直白的话语,将传统的善良信息教诲我们,并鼓励我们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。她的学历不高,但我一直觉得她的觉悟足够好。

近几年,九十岁高龄的曾祖母需要别人日常照顾,而此时的祖父母已年届七十,又双双带病,照顾九十多岁的老人实在是力不从心。母亲二话没说直接挑起了照顾曾祖母的担子,每逢轮到祖父母照顾,母亲总是把老人家接到我家。知道曾祖母爱干净,母亲总是经常地给老人家拆洗、晾晒被褥,定时的给她洗头、洗脚、洗澡。为了迎合曾祖母的胃口,在我家的一个月里,饭菜都做的软烂。曾祖母年纪大了,行动少了,总会便秘,母亲在饮食上给她注意,到严重的时候得亲自下手弄,而她从来没有嫌脏,她总是在事后说,谁都有老的一天。曾祖母出门的机会少,却很喜欢热闹,于是天气好的时候,母亲就会推着轮椅带着老人家逛公园、看扭秧歌的。祖父母很感激母亲所做的一切,但母亲从来都说这些都是应当的。当然在母亲的影响下,哥嫂和我都会帮曾祖母、祖父母做力所能及地一切。今年四月二十五日曾祖母,走完了她九十五载的岁月,离开了我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生活中的母亲还是一个爱帮助他人的热心肠,记得还在老家住的时候,有一位精神不正常的妇女,一大早的出现在我上学的路上,我跑回家跟她说了情况之后,她拿起还未凉掉的饭菜领着我就找过去了。在看到走失妇女穿的单薄时,她又回家找了一些厚衣服给她套上,然后我看到了,那位阿姨脸上露出了笑容。小时候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,一些讨饭的走上门,母亲总不会让他们空手离开,当时的我也会不解,明明别的人家都不给,为什么我家每次都给,母亲总会说,如果不到不得已,谁又愿意出来低三下四呢。母亲的话总是朴实的不能再朴实,却每每道出了人间该有的善。

搬到县城之后,大家都是用公厕,有一天跟母亲一起去厕所,刚好遇到一个小男孩被砸在自行车下面动弹不得,母亲赶忙上前扶他起来,原来小男孩为了好玩,把磁带缠到了自行车和身上,谁知磁带绕进了车轱辘,连车带人一起倒在了地上起不来了。母亲给他解开了所有的磁带,并告诉他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。因为住的离育才小学近,经常有被晚接的孩子或将东西落在家里的孩子急得直哭,每次只要母亲遇到了,总会哄好他们并给家长打电话等等。母亲做过的类似的事情数不胜数。

母亲就是这样用一颗炽热的心,温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!

我很骄傲我有这样一位母亲,她通情达理、慈爱地对待老人、亲人;我很自豪我有这样一位母亲,她无私地帮助着身边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;我很幸运我有这样一位母亲,她默默地将世间一切的善美教会给我。